库博体育
首投五大联赛回馈奖金高达50%!
注册 下载
新的比赛
查看全部
  • 穆阿拉巴达克vs诺斯塔尔吉亚FC
    09-11 13:55
  • 珀尔塞兰桑加vs波斯库泰帖木儿
    09-11 14:00
  • PSBS巴克伦佛vs佩斯克
    09-11 14:15
  • 亚齐贝萨尔vs佩萨达阿卜迪亚
    09-11 15:15
  • 菲律宾空军vs菲律宾环球
    09-11 15:30
  • 武汉江汉大学女足vs河南徽商女足
    09-11 15:35
  • 大连权健女足vs长春农商银行女足
    09-11 16:00
  • 哈比普特拉vs塞达邦坦
    09-11 16:00
  • PSM马卡萨vs三宝珑
    09-11 16:30

深度阅读:《最后之舞》幕后故事 导演亲述惊喜与遗憾

NBA 2020-06-13 10:42 在线竞彩

原标题:深度阅读:《最后之舞》幕后故事 导演亲述惊喜与遗憾

在2020这个特殊的年份之前,杰森-海希尔拍过几部体育纪录片,但无论在电视圈,还是电影圈,他都只是籍籍无名的小人物。

但今年4月份开播的《最后之舞》改变了海希尔的命运,让他一跃成为了电视圈以及篮球界的焦点人物,只因为他是这部片子的导演,因为他的名字与伟大的迈克尔-乔丹联系在了一起。

海希尔坦言,在该片播出的一个多月里,他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关注,也承受了前所未有之压力。每天,海希尔都要与NBA、网飞、ESPN的高层沟通,在各种意见中修改样片,并按时剪辑完成这10集纪录片,确保每周两集的内容能准时送达播放平台。

后来的事实证明,《最后之舞》取得了巨大成功,它成功在NBA因疫情停摆期间,填补了没有比赛可看的流量空白,它引发了社交媒体一波波的争论热潮,也在一些剧集评分网站中获得了极高的赞誉。

不过,杰森-海希尔也坦言,如果没有乔丹团队的支持、沟通,更重要的是,如果没有乔丹本人的坦诚配合,这部纪录片想要顺利制作完成绝不会一帆风顺。

海希尔还记得自己第一次与乔丹本人见面的经历。当时,他接到了乔丹团队的电话,内容是“你能半小时后进城见我们吗?乔丹想和你喝一杯。”


得知消息后,海希尔即刻出发,一路上,他都非常忐忑。后来,他坦言,面见乔丹就好像是去见圣诞老人一样。你之前听过他的大名,看过他的照片,但他不是“真人”,却好像是雕像一样。

而见到乔丹的那一刻,海希尔说,自己有种自由女神像突然弯腰跟你握手的感觉。乔丹周身散发着魅力,也让海希尔瞬间放松了下来。后来,在交谈中,乔丹表示,自己对拍摄纪录片是有担心的,因为当年留下来的影像很多都未经加工,在脱离上下文的情况下,他很担心人们会对此产生误解。

乔丹还特别谈到了2009年自己入选名人堂的演讲。那一次演讲,就被很多人认为是有强烈攻击性的。但乔丹却认为,当时的很多事情,他都是在用调侃的语气说的,海希尔也认同,“我不觉得大家听明白了你想表达的意思。”

在这次交流后,足足一年的时间,海希尔才获得了乔丹纪录片的拍摄许可,他开始拿出那些20多年前的尘封素材进行整理,当然,也需要对乔丹,对当时的许多当事人进行重新采访。

海希尔承认,自己开始挺担心与乔丹沟通的。特别是怕去问他那些不太好回答的话题,但令海希尔意外的是,后来,乔丹几乎就所有敏感问题作出了回答,包括父亲的去世;包括当年没有造访白宫,却与毒贩掺和在一起;还有那段打棒球的巴士之旅,乔丹曾被《体育画报》批的体无完肤,对此,乔丹也没有回避。

海希尔还特意提到了《最后之舞》第一集,乔丹提到的“可卡因马戏团”段子,当然,在被提问时,乔丹完全可以用“那是段疯狂的日子”来搪塞他新秀赛季的经历,可是在海希尔的追问下,乔丹最终讲出了那段经历的细节。当然,事后,他的发言引来昔日队友的不满。可是,巡回可卡因马戏团的话题却传开了,网上甚至有人开始兜售印有这样标语的T恤。

海希尔并非资深的纪录片大导演,但是他也清楚,仅仅靠1997-98赛季的素材,或者仅仅靠乔丹一个人撑场面,是无法让整部片子丰满起来的。也因此,从片子开拍之初,海希尔就特意设置了其他的辅助故事线。

事实上,除了乔丹,公牛队中的每个人都有着生动的故事。比如乔丹身边的“罗宾”——斯科蒂·皮蓬,在青少年时期,他从没相信自己会被认为是有史以来最伟大的球员之一,他来自一个14个人赤贫大家庭,他在高中并不显山露水,后来也没有读过大学名校。刚进联盟时,还被队中的大佬欺负过。

又比如史蒂夫-科尔生涯早年,同样被认为没有什么篮球天赋,几乎错过了大学篮球队的征召。另外,科尔的父亲作为备受尊敬的大学教授,却在中东惨遭暗杀。当然,还有罗德曼,这个青少年时期混迹街头的坏小子,因为篮球被拯救,又在经历了人生低谷险些自杀后,才在生涯的末期来到芝加哥,与乔丹、皮蓬构成新的三叉戟。《最后之舞》看似是属于一段王朝的伟大传奇,可在这背后,也隐藏了很多人生的失败经历。

海希尔认为,即使在乔丹的光环下,这些故事依然十分生动,每个人也都应该有平等的讲述机会。

说到平等,在纪录片中,人们还看到了前美国总统巴拉克-奥巴马的身影。海希尔就表示,当时之所以采访奥巴马,并不是因为他的总统背景,更多的是他做为“前芝加哥居民”代表的身份,“他(奥巴马)之所以会出现在片子中,不是因为他是美国第44任总统,而是因为他曾经是芝加哥居民,他见证了80年代中期迈克尔-乔丹的崛起……这才是他参与进来最真实的原因。”当然,海希尔也调侃道,“前芝加哥居民”后来成为了影片拍摄小组内部的一个段子。

当然,海希尔也承认,在这部片子中也有不少的遗憾,其中之一,就是没有采访到前公牛总经理杰里-克劳斯,“离我们开拍还剩四个月的时候,他不幸去世了。不过,很明显,克罗斯是处在《最后之舞》暴风中心的人物。他比较极端,要把他描绘成与乔丹对立的反派是很容易的事情。“

“可是,克罗斯的功劳也应该得到承认。随着故事逐渐深入,观众会看到更多他在球队构建方面所做的贡献。”海希尔最后说道。(波洛)


原标题:深度阅读:《最后之舞》幕后故事 导演亲述惊喜与遗憾

在2020这个特殊的年份之前,杰森-海希尔拍过几部体育纪录片,但无论在电视圈,还是电影圈,他都只是籍籍无名的小人物。

但今年4月份开播的《最后之舞》改变了海希尔的命运,让他一跃成为了电视圈以及篮球界的焦点人物,只因为他是这部片子的导演,因为他的名字与伟大的迈克尔-乔丹联系在了一起。

海希尔坦言,在该片播出的一个多月里,他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关注,也承受了前所未有之压力。每天,海希尔都要与NBA、网飞、ESPN的高层沟通,在各种意见中修改样片,并按时剪辑完成这10集纪录片,确保每周两集的内容能准时送达播放平台。

后来的事实证明,《最后之舞》取得了巨大成功,它成功在NBA因疫情停摆期间,填补了没有比赛可看的流量空白,它引发了社交媒体一波波的争论热潮,也在一些剧集评分网站中获得了极高的赞誉。

不过,杰森-海希尔也坦言,如果没有乔丹团队的支持、沟通,更重要的是,如果没有乔丹本人的坦诚配合,这部纪录片想要顺利制作完成绝不会一帆风顺。

海希尔还记得自己第一次与乔丹本人见面的经历。当时,他接到了乔丹团队的电话,内容是“你能半小时后进城见我们吗?乔丹想和你喝一杯。”

得知消息后,海希尔即刻出发,一路上,他都非常忐忑。后来,他坦言,面见乔丹就好像是去见圣诞老人一样。你之前听过他的大名,看过他的照片,但他不是“真人”,却好像是雕像一样。

而见到乔丹的那一刻,海希尔说,自己有种自由女神像突然弯腰跟你握手的感觉。乔丹周身散发着魅力,也让海希尔瞬间放松了下来。后来,在交谈中,乔丹表示,自己对拍摄纪录片是有担心的,因为当年留下来的影像很多都未经加工,在脱离上下文的情况下,他很担心人们会对此产生误解。

乔丹还特别谈到了2009年自己入选名人堂的演讲。那一次演讲,就被很多人认为是有强烈攻击性的。但乔丹却认为,当时的很多事情,他都是在用调侃的语气说的,海希尔也认同,“我不觉得大家听明白了你想表达的意思。”

在这次交流后,足足一年的时间,海希尔才获得了乔丹纪录片的拍摄许可,他开始拿出那些20多年前的尘封素材进行整理,当然,也需要对乔丹,对当时的许多当事人进行重新采访。

海希尔承认,自己开始挺担心与乔丹沟通的。特别是怕去问他那些不太好回答的话题,但令海希尔意外的是,后来,乔丹几乎就所有敏感问题作出了回答,包括父亲的去世;包括当年没有造访白宫,却与毒贩掺和在一起;还有那段打棒球的巴士之旅,乔丹曾被《体育画报》批的体无完肤,对此,乔丹也没有回避。

海希尔还特意提到了《最后之舞》第一集,乔丹提到的“可卡因马戏团”段子,当然,在被提问时,乔丹完全可以用“那是段疯狂的日子”来搪塞他新秀赛季的经历,可是在海希尔的追问下,乔丹最终讲出了那段经历的细节。当然,事后,他的发言引来昔日队友的不满。可是,巡回可卡因马戏团的话题却传开了,网上甚至有人开始兜售印有这样标语的T恤。

海希尔并非资深的纪录片大导演,但是他也清楚,仅仅靠1997-98赛季的素材,或者仅仅靠乔丹一个人撑场面,是无法让整部片子丰满起来的。也因此,从片子开拍之初,海希尔就特意设置了其他的辅助故事线。

事实上,除了乔丹,公牛队中的每个人都有着生动的故事。比如乔丹身边的“罗宾”——斯科蒂·皮蓬,在青少年时期,他从没相信自己会被认为是有史以来最伟大的球员之一,他来自一个14个人赤贫大家庭,他在高中并不显山露水,后来也没有读过大学名校。刚进联盟时,还被队中的大佬欺负过。

又比如史蒂夫-科尔生涯早年,同样被认为没有什么篮球天赋,几乎错过了大学篮球队的征召。另外,科尔的父亲作为备受尊敬的大学教授,却在中东惨遭暗杀。当然,还有罗德曼,这个青少年时期混迹街头的坏小子,因为篮球被拯救,又在经历了人生低谷险些自杀后,才在生涯的末期来到芝加哥,与乔丹、皮蓬构成新的三叉戟。《最后之舞》看似是属于一段王朝的伟大传奇,可在这背后,也隐藏了很多人生的失败经历。

海希尔认为,即使在乔丹的光环下,这些故事依然十分生动,每个人也都应该有平等的讲述机会。

说到平等,在纪录片中,人们还看到了前美国总统巴拉克-奥巴马的身影。海希尔就表示,当时之所以采访奥巴马,并不是因为他的总统背景,更多的是他做为“前芝加哥居民”代表的身份,“他(奥巴马)之所以会出现在片子中,不是因为他是美国第44任总统,而是因为他曾经是芝加哥居民,他见证了80年代中期迈克尔-乔丹的崛起……这才是他参与进来最真实的原因。”当然,海希尔也调侃道,“前芝加哥居民”后来成为了影片拍摄小组内部的一个段子。

当然,海希尔也承认,在这部片子中也有不少的遗憾,其中之一,就是没有采访到前公牛总经理杰里-克劳斯,“离我们开拍还剩四个月的时候,他不幸去世了。不过,很明显,克罗斯是处在《最后之舞》暴风中心的人物。他比较极端,要把他描绘成与乔丹对立的反派是很容易的事情。“

“可是,克罗斯的功劳也应该得到承认。随着故事逐渐深入,观众会看到更多他在球队构建方面所做的贡献。”海希尔最后说道。(波洛)

收藏

相关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