库博体育
首投五大联赛回馈奖金高达50%!
注册 下载
新的比赛
查看全部
  • 穆阿拉巴达克vs诺斯塔尔吉亚FC
    09-11 13:55
  • 珀尔塞兰桑加vs波斯库泰帖木儿
    09-11 14:00
  • PSBS巴克伦佛vs佩斯克
    09-11 14:15
  • 亚齐贝萨尔vs佩萨达阿卜迪亚
    09-11 15:15
  • 菲律宾空军vs菲律宾环球
    09-11 15:30
  • 武汉江汉大学女足vs河南徽商女足
    09-11 15:35
  • 大连权健女足vs长春农商银行女足
    09-11 16:00
  • 哈比普特拉vs塞达邦坦
    09-11 16:00
  • PSM马卡萨vs三宝珑
    09-11 16:30

中国体育收藏跟欧美比差在哪 无长远考虑只想赚快钱

CBA 2020-05-15 20:39 在线竞彩

原标题:中国体育收藏跟欧美比差在哪 无长远考虑只想赚快钱

收藏是个筐 啥都往里装

我在后院挖了一块石头,

张铁嘴说是周朝的,

李铁口讲价值2个亿,

收藏了,

有人买吗?

体育产业的基础选择

《最后一舞》热播,让飞人乔丹的周边收藏,在大洋彼岸水涨船高。

乔丹用过的球鞋、穿过的球衣、球员卡,甚至被用过的门票……这些收藏品动辄被拍出上万美元的高价,让人咋舌不已。

说到收藏品,大多数人可能第一想到的是邮票,亦或者纪念钱币,没准还有茅台五粮液,文玩手把件,再或者能想到的就是童年时代的小浣熊水浒卡和三国卡了,反正跟体育是搭不上什么关系。

因为体育收藏品的概念,在国内从来没有被炒红过。

球鞋在国内算是形成了市场,但并不是为了收藏,而是牟利的产业链。

一双鞋经过供应商端到平台端多方的宣发,再结合限制产量等一系列话题,其价格可以超过原价值几倍乃至更多, 不少人趋之若鹜。

这里面自然也有瞅准了商机的黄牛。倒鞋——可比现场倒票风险小多了。

而像球衣,球星卡,在国内收集者有之,但大多数是单打独斗,很难形成真正的圈子或者利益链条。尤其是后者,多年来国内也一直有公司在尝试,可惜反响寥寥。


在体育发达国家和地区,球星卡领域是一个有历史沿革的巨大市场,比如欧美著名的球星卡制作公司就有Panini,Futera,Upper Deck,Topps等数家。

和漫威或者DC一样,这些公司各自都有擅长的项目和独特的卡种,推出自己的特色积套,多年来吸引着成千上万的年轻人源源不断地买卡、集卡。

那是他们童年梦想的一部分。

像国内最熟悉的Panini,这家公司2010年世界杯前和国内的媒体合作进入国内市场,今年更是在天猫开设了旗舰店。

(足球球星卡,见过这个版本吗?)

2018年,Panini的营业额高达11.45亿欧元(约88.24亿人民币)。

美国的Topps,早在半个多世纪前的1948年就制作出了正式的篮球球星卡。该公司始终是业内的巨人,几乎垄断了各个年代的球星卡制作。

1970年Panini的球星卡登上了世界杯舞台,逐渐在足球球星卡方面占据了垄断位置。

(PANINI的球星卡网上交易信息)

球星卡作为收藏品,也经历了漫长了的认知和培养期。

据Panini公司市场总监安东尼奥·阿莱格拉(Antonio Allegra)透露,“目前全球有大概150万名十分活跃的收藏家,其中100万人是青少年。”

如果你想要交易球星卡,通过低买高卖的投资行为来赚钱,大部分玩家都会选择Ebay这个全球最大的二手交易平台,就跟买股票一样,你可以看到你关注的产品价值的波动曲线。

像乔丹的产品,最近在Ebay上的价格就如火箭般蹿升,这时出手恐怕并不是明智的选择。

中国市场卡在了哪里?

国外的球星卡市场如此红火,再看看国内制卡公司的现状,只能用四个字来形容:惨不忍睹。

本赛季本应该还是CBA球星卡官方合作商的达咖文化(以下简称DAKA),其微博已停止更新超过半年,公司团队早已解散。

CBA联赛的球星卡

这家公司早在2016年就和当时CBA的独家市场合作伙伴盈方体育签约1年,成为官方授权的CBA球星卡独家发行商,转年又和CBA公司签约三年。

DAKA是CBA的球星卡独家发行商

按道理,本赛季应该是双方这份合约的最后一个赛季。不过CBA公司已经把此项授权转给了中体卡业,证明DAKA确实已经玩不转了。

(CBA球星卡,可以看到王哲林和孙悦的形象)

其实,2017年该公司与CBA公司签约三年时,行业里对其有不少正面报道。

据记者了解,该公司董事长王超奇也是死忠的申花球迷+集卡迷,这也是达咖在中超赛场上率先推出申花和国安球星卡的原因之一。

(中超的官方球星卡)

(于大宝的球星卡)

不光是CBA,中超。

DAKA甚至为爆款网综节目《偶像练习生》推出过相关收藏卡片,期待在粉丝经纪以及饭圈迷妹的强大消费能力下,产生大卖的爆款。

根据王超奇的介绍,DAKA的成本大部分花费在了版权上,达到了百万元级别。

可是有趣的是,发卡公司竟然只有集体肖像权,这意味着DAKA无法以球星的个人形象推出产品,只能通过球队的名义将球星卡打包出售。

因为他们拿不到球员的个人授权,这使得卡本身的价值打了折扣。

球星卡从来不是一个快生意,慢工才能出细活。但花费这样高的金额购买集体肖像权,必然希望高投入快产出,这就违背了收藏行业的规律。

既然是收藏,自然是年头越久,东西越稀少越值钱。

2017年,DAKA与世界知名制卡公司FUTERA共同制作发行了中国第一款运动员个人收藏卡系列——邹市明【王者之路】珍藏卡套装,以纪念他为推动中国拳击运动发展所做出的贡献。

但是,邹市明虽然是奥运冠军,也拿过职业拳王金腰带,但拳击这个项目在国内太过冷门,会有多少人愿意买单?

此外,只有邹市明的卡,却没有其他的奥运冠军卡,形不成发卡的规模,售价也不亲民,无法刺激青少年形成购买的欲望。

90年代风靡全国的统一水浒卡和三国卡培养了一代青少年对“卡”这种特殊玩具的认识,养成了集卡换卡的习惯。但在他们长大,有了足够的经济实力后,反而再也没有出现那种能在情感和美感上给大家带来共鸣的卡片。

无论是从投资角度,还是情怀角度,都没有了小时候那种不顾一切想要冲动消费集卡的愿望。

卡,和其他体育周边收藏一样,最初的价值只是对体育爱好的一个寄托和补充。因为卡而关心卡上球星的表现,进而喜爱和积攒,培养了满足感。随后才是收藏,交换和再利用,它的价值不是一次输出完的。

问题是,中国的青少年有多少人在关注体育赛事,关注体育明星之后,还会关注他们的卡片或者周边收藏?

虽然大多数的卡未来预期价值理应比上市时价值更高,但是一上来就以收藏价值作为噱头,宣传未来可以因此发财,这肯定不应该是体育收藏的初衷。

卡片倒是制作得很精美,但市场都还没形成,就想尽办法宣传其未来将大幅度升值。缺失了普及性和稀缺性,没有了交换和交易,缺乏流通性的卡和体育收藏就成了一文不值的垃圾。

理想很丰满,现实很骨感。这些产品在国内,无论是消费对象的数量,还是其背后的购买力,都远不足以和欧美相提并论,公司靠单一收藏品业务养活自己都成问题。

1998年,甲A联赛也发行过一套本土球员球星卡。全套72张一度被炒到了2000元以上,头号球星郝海东的单卡达到1000元。

(目前网上甲A联赛球星卡的价格)

随着中国足球的衰退,球迷对收集球星卡的兴趣迅速退潮,被高价买回家的球星卡的价值几乎降为0。四个赛季之后,这套卡就停售了,囤积了不少球星卡的老板也都纷纷关门转行,卖起了其他足球周边产品。

按照当时1000元的价格,以通胀率计算可能相当于今天的5000块,说明当时大家对球星卡的价值还是很认可的。

但是你知道这套卡现在的价格吗?2016年时,该套球星卡的市场价约为400元左右,这还是在中国足球卡回暖的时候,最低的时候,二、三百元就可买一套。

廉价有效的体育宣传品

体育收藏品的普及,其实也是推广宣传体育的一个手段。

有了球星卡,也许会吸引更多青少年关注体育赛事,培养体育消费能力。但如何做到廉价的普及,做到人人谈论,话题出圈,在青少年的意识中种下青春的种子,远比卡片是否能卖出高价更重要。

想想看,小浣熊卡的热潮是怎么时兴起来的?

(小浣熊的水浒卡)

一包1元干脆面的奉送品,学生买得起,有收藏欲望和收藏价值,这才是方向。

当年的小浣熊水浒卡放到今天多少钱?单张卡珍品的价格,已经达到了几千元甚至上万元,品相稍微好一点的普卡,也能卖个几百块。此卡虽然历经了20多年的风雨,但其价值反而愈发走高,既满足了情怀,又是一笔好的投资,谁不愿意来一套呢?

(小浣熊的三国卡网上卖得挺好)

我们的联赛价值并没有达到特别高的水平,吸引力本身就不足,产品更难具有吸引力。

联赛的领导者们只想自己这一届的事情,授权的周边产品,还没形成市场,就想掘地三尺,恨不能2年就组装个印钞机。

对比着联赛的风光、大手笔的赞助和版权费用,谁管这些体育产业上下游公司的生存好坏呢。

中国的球星卡产业,道阻且长。

END


原标题:中国体育收藏跟欧美比差在哪 无长远考虑只想赚快钱

收藏是个筐 啥都往里装

我在后院挖了一块石头,

张铁嘴说是周朝的,

李铁口讲价值2个亿,

收藏了,

有人买吗?

体育产业的基础选择

《最后一舞》热播,让飞人乔丹的周边收藏,在大洋彼岸水涨船高。

乔丹用过的球鞋、穿过的球衣、球员卡,甚至被用过的门票……这些收藏品动辄被拍出上万美元的高价,让人咋舌不已。

说到收藏品,大多数人可能第一想到的是邮票,亦或者纪念钱币,没准还有茅台五粮液,文玩手把件,再或者能想到的就是童年时代的小浣熊水浒卡和三国卡了,反正跟体育是搭不上什么关系。

因为体育收藏品的概念,在国内从来没有被炒红过。

球鞋在国内算是形成了市场,但并不是为了收藏,而是牟利的产业链。

一双鞋经过供应商端到平台端多方的宣发,再结合限制产量等一系列话题,其价格可以超过原价值几倍乃至更多, 不少人趋之若鹜。

这里面自然也有瞅准了商机的黄牛。倒鞋——可比现场倒票风险小多了。

而像球衣,球星卡,在国内收集者有之,但大多数是单打独斗,很难形成真正的圈子或者利益链条。尤其是后者,多年来国内也一直有公司在尝试,可惜反响寥寥。

在体育发达国家和地区,球星卡领域是一个有历史沿革的巨大市场,比如欧美著名的球星卡制作公司就有Panini,Futera,Upper Deck,Topps等数家。

和漫威或者DC一样,这些公司各自都有擅长的项目和独特的卡种,推出自己的特色积套,多年来吸引着成千上万的年轻人源源不断地买卡、集卡。

那是他们童年梦想的一部分。

像国内最熟悉的Panini,这家公司2010年世界杯前和国内的媒体合作进入国内市场,今年更是在天猫开设了旗舰店。

(足球球星卡,见过这个版本吗?)

2018年,Panini的营业额高达11.45亿欧元(约88.24亿人民币)。

美国的Topps,早在半个多世纪前的1948年就制作出了正式的篮球球星卡。该公司始终是业内的巨人,几乎垄断了各个年代的球星卡制作。

1970年Panini的球星卡登上了世界杯舞台,逐渐在足球球星卡方面占据了垄断位置。

(PANINI的球星卡网上交易信息)

球星卡作为收藏品,也经历了漫长了的认知和培养期。

据Panini公司市场总监安东尼奥·阿莱格拉(Antonio Allegra)透露,“目前全球有大概150万名十分活跃的收藏家,其中100万人是青少年。”

如果你想要交易球星卡,通过低买高卖的投资行为来赚钱,大部分玩家都会选择Ebay这个全球最大的二手交易平台,就跟买股票一样,你可以看到你关注的产品价值的波动曲线。

像乔丹的产品,最近在Ebay上的价格就如火箭般蹿升,这时出手恐怕并不是明智的选择。

中国市场卡在了哪里?

国外的球星卡市场如此红火,再看看国内制卡公司的现状,只能用四个字来形容:惨不忍睹。

本赛季本应该还是CBA球星卡官方合作商的达咖文化(以下简称DAKA),其微博已停止更新超过半年,公司团队早已解散。

CBA联赛的球星卡

这家公司早在2016年就和当时CBA的独家市场合作伙伴盈方体育签约1年,成为官方授权的CBA球星卡独家发行商,转年又和CBA公司签约三年。

DAKA是CBA的球星卡独家发行商

按道理,本赛季应该是双方这份合约的最后一个赛季。不过CBA公司已经把此项授权转给了中体卡业,证明DAKA确实已经玩不转了。

(CBA球星卡,可以看到王哲林和孙悦的形象)

其实,2017年该公司与CBA公司签约三年时,行业里对其有不少正面报道。

据记者了解,该公司董事长王超奇也是死忠的申花球迷+集卡迷,这也是达咖在中超赛场上率先推出申花和国安球星卡的原因之一。

(中超的官方球星卡)

(于大宝的球星卡)

不光是CBA,中超。

DAKA甚至为爆款网综节目《偶像练习生》推出过相关收藏卡片,期待在粉丝经纪以及饭圈迷妹的强大消费能力下,产生大卖的爆款。

根据王超奇的介绍,DAKA的成本大部分花费在了版权上,达到了百万元级别。

可是有趣的是,发卡公司竟然只有集体肖像权,这意味着DAKA无法以球星的个人形象推出产品,只能通过球队的名义将球星卡打包出售。

因为他们拿不到球员的个人授权,这使得卡本身的价值打了折扣。

球星卡从来不是一个快生意,慢工才能出细活。但花费这样高的金额购买集体肖像权,必然希望高投入快产出,这就违背了收藏行业的规律。

既然是收藏,自然是年头越久,东西越稀少越值钱。

2017年,DAKA与世界知名制卡公司FUTERA共同制作发行了中国第一款运动员个人收藏卡系列——邹市明【王者之路】珍藏卡套装,以纪念他为推动中国拳击运动发展所做出的贡献。

但是,邹市明虽然是奥运冠军,也拿过职业拳王金腰带,但拳击这个项目在国内太过冷门,会有多少人愿意买单?

此外,只有邹市明的卡,却没有其他的奥运冠军卡,形不成发卡的规模,售价也不亲民,无法刺激青少年形成购买的欲望。

90年代风靡全国的统一水浒卡和三国卡培养了一代青少年对“卡”这种特殊玩具的认识,养成了集卡换卡的习惯。但在他们长大,有了足够的经济实力后,反而再也没有出现那种能在情感和美感上给大家带来共鸣的卡片。

无论是从投资角度,还是情怀角度,都没有了小时候那种不顾一切想要冲动消费集卡的愿望。

卡,和其他体育周边收藏一样,最初的价值只是对体育爱好的一个寄托和补充。因为卡而关心卡上球星的表现,进而喜爱和积攒,培养了满足感。随后才是收藏,交换和再利用,它的价值不是一次输出完的。

问题是,中国的青少年有多少人在关注体育赛事,关注体育明星之后,还会关注他们的卡片或者周边收藏?

虽然大多数的卡未来预期价值理应比上市时价值更高,但是一上来就以收藏价值作为噱头,宣传未来可以因此发财,这肯定不应该是体育收藏的初衷。

卡片倒是制作得很精美,但市场都还没形成,就想尽办法宣传其未来将大幅度升值。缺失了普及性和稀缺性,没有了交换和交易,缺乏流通性的卡和体育收藏就成了一文不值的垃圾。

理想很丰满,现实很骨感。这些产品在国内,无论是消费对象的数量,还是其背后的购买力,都远不足以和欧美相提并论,公司靠单一收藏品业务养活自己都成问题。

1998年,甲A联赛也发行过一套本土球员球星卡。全套72张一度被炒到了2000元以上,头号球星郝海东的单卡达到1000元。

(目前网上甲A联赛球星卡的价格)

随着中国足球的衰退,球迷对收集球星卡的兴趣迅速退潮,被高价买回家的球星卡的价值几乎降为0。四个赛季之后,这套卡就停售了,囤积了不少球星卡的老板也都纷纷关门转行,卖起了其他足球周边产品。

按照当时1000元的价格,以通胀率计算可能相当于今天的5000块,说明当时大家对球星卡的价值还是很认可的。

但是你知道这套卡现在的价格吗?2016年时,该套球星卡的市场价约为400元左右,这还是在中国足球卡回暖的时候,最低的时候,二、三百元就可买一套。

廉价有效的体育宣传品

体育收藏品的普及,其实也是推广宣传体育的一个手段。

有了球星卡,也许会吸引更多青少年关注体育赛事,培养体育消费能力。但如何做到廉价的普及,做到人人谈论,话题出圈,在青少年的意识中种下青春的种子,远比卡片是否能卖出高价更重要。

想想看,小浣熊卡的热潮是怎么时兴起来的?

(小浣熊的水浒卡)

一包1元干脆面的奉送品,学生买得起,有收藏欲望和收藏价值,这才是方向。

当年的小浣熊水浒卡放到今天多少钱?单张卡珍品的价格,已经达到了几千元甚至上万元,品相稍微好一点的普卡,也能卖个几百块。此卡虽然历经了20多年的风雨,但其价值反而愈发走高,既满足了情怀,又是一笔好的投资,谁不愿意来一套呢?

(小浣熊的三国卡网上卖得挺好)

我们的联赛价值并没有达到特别高的水平,吸引力本身就不足,产品更难具有吸引力。

联赛的领导者们只想自己这一届的事情,授权的周边产品,还没形成市场,就想掘地三尺,恨不能2年就组装个印钞机。

对比着联赛的风光、大手笔的赞助和版权费用,谁管这些体育产业上下游公司的生存好坏呢。

中国的球星卡产业,道阻且长。

END

收藏

相关推荐